專題研究 / TOPICS
經典案例 / CASE
案例多媒體 / VIDEO
專家智囊 / EXPERT
郭帆(GuoFan)

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兼總裁

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

高端休閑度假產業規劃專家

《中國旅游報》、《農民日報》專欄作家

教學多媒體 / VIDEO

田園綜合體試點落地中有哪些問題?

作者:山合水易 | 來源:山合水易 | 時間:2020-07-26 | 關鍵詞:田園綜合體試點落地

田園綜合體項目自2017年一號文件提出后,便掀起了一股開發熱潮,2018年,國家試點了第一批國家級的田園綜合體,不過這些項目都帶有一定政治性扶持的調性。同時,也開啟了一股投資的熱潮。形形色色的投資主體,各種之前運作的園區項目,也開始掛羊頭賣狗肉。

 

2019年,國家級的試點至今,高層也是啞口無言,也沒出臺任何文件。只不過,農業農村部提出了“農業農村綠色發展的工作要點”。說白了,頭一批國家級田園綜合體試點中肯定出現了很多問題,也急于糾正和整改。

 

在實踐中,經常會遇到很多的投資主體和投資人,咨詢申報、策劃,規劃設計田園綜合體的事項。也有更多奇葩的問題,讓人無言以對。
 

田園綜合體試點落地


田園綜合體試點落地中有哪些問題?

 

1.地產商。田園綜合體的投資中,地產商是一股強大的力量。習慣了賺快錢,鋼筋混凝土的銅臭味,進入鄉村是否能玩的轉?開發建設周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往往,他們容易進入誤區,重地產模式玩慣了,對鄉村帶有一定重創的破壞。鄉村田園,需要一種原汁原味的保護性開發發展。在小編看來,要是地產商能把田園綜合體做起來,就是一種奇跡。

 

2.休閑農業園區。說起”休閑農業“,也是,鄉村旅游發展的一種新模式。據說,80%的休閑農業項目都處于虧損中,而且賠的很慘,尤其涉及一些打拆邊球的項目,在新的一輪洗盤中,更是有苦都難言;只有20%的項目有幸能夠活下來,其中很少一部分,勉強能夠收支持平,另一部分就是玩的比較溜,賺的比較爽的,而且有獨特的“IP"在支撐,每年都在動態的調整方向。這其中,就有很多半死不活的休閑農業園區,簡單的改造和包裝,申報田園綜合體,想從中拿到一些政府補貼。掛起羊頭,開始賣狗肉的節奏。

 

3.個人投資者。有一些在外漂泊幾十年的返鄉或下鄉的投資者,有點閑錢,流轉了幾百畝地,他們也想申報田園綜合體。其實,就只能做個休閑農業園區或生態園區。田園綜合體是一個區域性的試點項目,覆蓋的區域要廣,范圍要大,受益的農民要更多。而不是,單個的板塊或節點,就想申報省級或國際級。

 

4.基層的村官。作為一個鄉村或一個鎮的負責人,他們同時為了自己的政績,也有申報田園綜合體的沖動想法。說起來,不是每個鎮或村,都適合做田園綜合體,必須有一定的條件和資源稟賦來支撐,要不就會被誤導。談何脫貧致富,改善老百姓的生活質量和幸福追求。
 

田園綜合體試點落地


總之,不管是地產商,還是休閑農業園區、個人投資者、基層村官,一定要清楚:必須是有條件的鄉村,還得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,突出“性農為農”,讓農民充分參與和收益。同時,還得集循環農業、創意農業、農事體驗與一體的綜合性平臺。“田園綜合體”也就是要綜合各種資源,把“田園”進行綜合開發、綜合利用,獲得綜合產能。

END

?
股票理财